简体  繁体  Russian
推荐给朋友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

首页   

协会介绍   

俄罗斯油画   

商务项目   

留学咨询   

俄罗斯风情   

中俄贸易   

日常服务   

网站导航   
热门排行
最新排行
推荐排行
新闻标题: 俄罗斯寡头:带走一段贪腐史
发布时间: 2014年4月24日 閲读次数:1782
  2013年3月23日,流亡英国的俄罗斯富豪别列佐夫斯基被发现死于伦敦郊区的家中。消息一出,立刻成为各大媒体的“重磅炸弹”。人们在第一时间的反应是,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俄罗斯大亨缘何会突然身亡?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?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。
  终年67岁的别列佐夫斯基,曾是俄罗斯著名的“七大寡头”之一,也是叶利钦时代俄政界和商界的风云人物。普京在叶利钦支持下“接班”后,施行铁腕政策,整治“不听话”的寡头,别列佐夫斯基也随之被控诈骗、洗钱等多项罪名,并被俄罗斯当局通缉。2000年,别列佐夫斯基流亡英国,并长期反对普京,但他的政治影响日渐消失,最终客死他乡。
  神秘死亡引发议论
  别列佐夫斯基的死讯是由他的女婿舒佩通过社交网站发布的。据英国媒体报道,3月22日晚上,别列佐夫斯基的保镖没见到主人。保镖次日白天去他寓所查看情况,发现他将自己反锁于浴室之中,遂破门而入,发现他已经死亡。他的寓所位于伦敦东南部的阿斯科特,那里风景优美,距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温莎城堡仅有二十来公里。警方封锁了周围地区,开始调查他的死因。生物、化学、核和放射物问题专家也都在其寓所展开一系列调查。
  3月26日,英国警方对外界公布了尸检报告,初步断定别列佐夫斯基是自缢而亡。在他的脖子上有类似细绳的材料,在浴室的横梁上也找到了这种材料。报告称,“没有找到任何搏斗的痕迹”,“死亡原因是被勒颈窒息而死”。但由于有关毒理学和人体组织学的检查结果可能需要数周才能得出,所以最终结果尚不确定,报告中也没有“自杀”字样。直到28日,警方还没有下定论。
  不过,种种迹象都显示:别列佐夫斯基可能是自杀。有人分析,他是因为近期财富严重缩水,导致心情抑郁,才动了轻生的念头。去年9月,他输掉了要求俄富商阿布拉莫维奇赔偿50多亿美元的诉讼,不但分文未得,还欠下上亿美元的诉讼费。3月18日,《泰晤士报》报道称,别列佐夫斯基被迫以20万美元的价格变卖他收藏的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安迪 沃霍尔为苏联领导人列宁所作的肖像画,用以偿还因官司败诉产生的债务。
  别列佐夫斯基的婚姻失败,也让他的财产受到损失。2011年7月,他与小他14岁的妻子佳丽娜在伦敦协议离婚,媒体估计佳丽娜得到了两三亿美元分手费,这是英国法庭至今为止受理的赔偿金额最大的离婚案。今年年初,比别列佐夫斯基小20岁的前女友格尔布诺娃也将其告上法庭,称他在伦敦郊区萨里郡出售的一套房屋价值3000多万美元,而其中1/5应该归自己,并要求法院冻结他的财产。他们俩在一起生活了20多年,并育有两个孩子。
  别列佐夫斯基的资产大幅缩水,而开销却很大。他被迫卖掉了伦敦的多处房产,将自己的保安人员从10人减少到1人,甚至到了为买机票而向他人开口借几千英镑的地步。他真正陷入穷途末路的困境。
  攀附权力发了大财
  1946年,别列佐夫斯基出生于一个犹太知识分子家庭,年仅16岁就考入了莫斯科大学,未满30岁即获得博士学位。作为大学数学系教授和研究电脑化管理系统的专家,别列佐夫斯基发表过100多篇论文和3本专著,并在1991年成为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。
  上世纪80年代末,苏联开始私有化进程。1989年,别列佐夫斯基和人凑钱到当时的西德,买回一辆旧奔驰车,以3倍的价钱转手。随后,他又“倒”回4辆旧车,逐渐将生意做大。此时,俄罗斯慢慢出现了“寡头”,这些人多数是犹太人,头脑灵活、敢于冒险,依靠与政界的关系在私有化大潮中占尽先机。他们控制了国家的油气、交通、冶金业和金融业,并在一定程度上操纵了媒体舆论,后来还企图操控政治获得更大的权力。
  别列佐夫斯基也摸到了飞黄腾达的门路。1993年,他结识了时任总统叶利钦的干儿子、作家尤马什夫,得知叶利钦希望自己的一本著作在西方出版。别列佐夫斯基安排此书在芬兰出版,随后尤马什夫就开始设法增加他在叶利钦面前的曝光度。一年后,他得知叶利钦女儿别亚琴科想为一家儿童医院捐款,便筹办了一场募捐活动,还出资捐赠给该医院所有的设备。从此他真正进入了叶利钦的视野,并开始发迹。
  此后数年,别列佐夫斯基以参股或控股的方式轻松渗入俄罗斯的媒体、航空以及石油等关键领域,逐渐成为俄罗斯主要寡头之一。1996年3月,时任总统叶利钦秘密召见了7个金融寡头,其中就有时任联合银行总裁的别列佐夫斯基。叶利钦与他们达成协议,这些银行家出钱确保叶利钦在大选中获胜,作为交换,叶利钦承诺维护他们的经济利益。这是“七大寡头”的由来。别列佐夫斯基买下亏本的公共电视台,将其变成叶利钦的宣传工具。叶利钦的回报也确实很慷慨,别列佐夫斯基一度任俄安全会议副秘书和独联体执行秘书,并利用这些身份,在私有化进程中以极低价格收购国有资产,谋取暴利。在与竞争对手古辛斯基争夺一家电视台时,他甚至设法让安全部门出面截停对方车队、拘押对方保镖,将对手吓退。1997年,别列佐夫斯基被《福布斯》杂志列为全球第九大富豪。
  一夜之间换了规则
  在叶利钦时代,寡头们呼风唤雨,尽享荣华富贵。叶利钦向普京交班时,寡头们也曾支持普京,把他当成叶利钦第二。别列佐夫斯基曾在1999年成立“统一党”,党纲就是“支持普京”。但2000年普京当选总统后,双方很快决裂了。
  普京执政后,定下一条规则:他不剥夺寡头们的财产,但寡头要合法经营,不得干政。谁破坏了游戏规则,谁就要付出代价。在当年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上,普京召集30多名寡头,责令他们不得参与政治,必须按照国家法规纳税,不许利用政治关系牟取经济利益。在这次会议之前,普京已下令拘捕了传媒寡头古辛斯基,“杀鸡给猴看”。但一些自认为“老资格”的寡头们,并没有意识到规则变了,仍在克里姆林宫寻找属于自己的特别位置,甚至与普京对抗。
  就在这一年,俄罗斯发生了“库尔斯克”核潜艇的严重事故。别列佐夫斯基旗下媒体大肆抨击普京。当年10月,普京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,明确表示对寡头们的张扬已经难以忍受。随后,俄检察院以洗钱等罪名宣布通缉别列佐夫斯基。当时,他正在法国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决定流亡海外,后来转往英国。按他的说法,此后在2001至2004年间,他因昔日商业伙伴阿布拉莫维奇的压力,低价出售了自己所拥有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21.5%的股份和俄罗斯铝业公司12.5%的股份,导致损失55亿美元。据说,阿布拉莫维奇威胁他如不出售股份,这些资产就会被国家没收。2007年,别列佐夫斯基在英国起诉阿布拉莫维奇,要求赔偿这些损失,但于2012年败诉。
  俄罗斯媒体认为,这个案件真正的焦点是这些股份到底是不是属于他的。这些公司都是叶利钦政权后期在别列佐夫斯基游说下成立的,随后他通过“抵押拍卖”等方式,将资产转移给了当时的商业伙伴阿布拉莫维奇。阿布拉莫维奇说,当时别列佐夫斯基游说当局成立这些公司并私有化,自己则为此向他支付保护费,1996年支付8000万美元,1997年和1998年各5000万美元,最后一笔则是2001年的13亿美元,前后总共支付了20亿美元。这些钱,别列佐夫斯基说是“因公司股份所得到的红利”,因此他有权获得这些股份。但阿布拉莫维奇的律师说这些都是“保护费”,是“腐败行为”。他强调,别列佐夫斯基在公司建立过程中并未出资,仅仅是提供政治庇护。伦敦最高法院法官格洛斯特最后认定,这些“保护费”并不是资产的收益,股份不属于别列佐夫斯基。案件判决后,别列佐夫斯基气恼地表示对英国司法制度的失望,甚至怀疑普京是否施加了压力。
  临死之际想回故乡
  在英国多年,别列佐夫斯基一直难掩对普京的怨恨。2003年,英国法院拒绝俄方引渡别列佐夫斯基的要求,给了他难民身份。在流亡中,他生活奢侈,住在上流社区的豪宅内,出入以奔驰防弹车代步,门口有退役军人站岗。但他将大量金钱和精力用于反对普京,支持俄反政府活动,甚至想派人刺杀普京。2006年1月,他在接受俄回声广播电台采访时声称,他正策划发动一场推翻普京总统的“革命”。2007年,他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又公开表示,要支持推翻普京的武装政变,并在为此筹集资金。俄罗斯以“武力夺权罪”对其进行刑事立案。俄方还多次要求英国取消他的难民身份。去年俄总统大选,他又在媒体上发布公开信,呼吁总统候选人退出选举,不与普京一同参选,说普京第三次谋求当选总统“与宪法相悖”。但这些呼吁无人理睬。

  随着别列佐夫斯基的金钱被耗尽,他的政治影响力也越来越小。山穷水尽之际,他的想法也有了变化。俄罗斯政治家、自民党创始人日里诺夫斯基披露,今年1月,他在以色列艾拉特度假时曾遇见别列佐夫斯基,当时后者表示,只要能回到俄罗斯,“克里姆林宫要他做什么都可以”,唯一的条件就是赦免对其的一切指控。在别列佐夫斯基临死前一天,他接受《福布斯》杂志网站的采访。他说,现在自己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改变了,生活对他来说“没有任何意义”,他只想回到俄罗斯。这对于一个流亡多年、一直认定回俄罗斯有生命危险的人来说,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。俄政府发言人也表示,别列佐夫斯基曾于死前两周致函普京,对自己犯下的许多错误“表示歉意”,并请求获准重返俄罗斯。但他还是没有活着踏上俄罗斯的土地。他的熟人说,最近他十分抑郁,服用过抗抑郁症的药物。但他的老朋友、被谋杀的前克格勃特工利特维年科的遗孀说:“他自杀的可能性很小。我最后一次与他交谈时,他已经有些清醒,开始对周围事物感兴趣,并询问有关我儿子的情况。”
  俄罗斯媒体称,别列佐夫斯基从一个“极具天赋的数学家”沦为“恶魔般贪婪的阴谋家”。此前,俄罗斯针对他进行了一系列刑事立案,以诈骗、侵占资金以及洗钱等罪名缺席分别判处其13年和6年徒刑。他死后,俄方表示,如果其亲属同意,可以考虑终止这些案件,让他安葬在故乡。对这位落寞的大亨来说,此遗愿如能实现,亦可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了。
 
[ 发表评论] [加入收藏] [推荐给朋友] [打印] [关闭]  [论坛讨论]
当前评分:0
Bad  1 2 3 4 5  Good
关键词:俄罗斯 寡头 贪腐史 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协会介绍 | 俄罗斯油画 | 商务项目 | 留学咨询 | 俄罗斯风情 | 贸易信息 | 日常服务 | 网站导航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(C) 2004 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协会 版权所有
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塔林街7栋A座6H 102622
电话:+86 13439175060 ,+86 1057782670,+7 9161052484 电话/传真:+86(10)57782670
电子邮件: trade@china-russia.org , caspw@139.com

京ICP备05021730 , 京公网安备 110115000003